张学思:从大帅府走出来的共和国将军

  张学思是人民军队的优秀将领、中国人民海军的创建者之一、爱国名将张学良之弟。1916年1月6日出生于奉天(今沈阳)大帅府,为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第四个儿子。他1933年加入中国,历任八路军冀中军区参谋处长、平西军分区副司令员、辽宁省政府主席、省军区司令员、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新中国诞生后,先后担任大连海军学校副校长、海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1970年5月29日在、“”迫害下含恨病逝。 今年(2016)1月是张学思诞辰100周年,谨以此文作纪念。

  张学思从记事时起,父亲就经常带着他们兄弟参观奉军的阅兵演习,以便从小熏陶其掌握“兵权”的思想。在张学思幼小的心灵中,父亲是个传奇般的英雄,幻想自己长大了,也带兵打仗,当大官,有威势。

  然而,张学思的生母许氏,经常给子女讲古书,告诫他们:“权势和富贵不是好东西,你们长大要自立,好好念书做学问,不要靠张家的势力吃饭!”在许氏的支持下,他 8岁入省立第四小学读书,打破了大帅府“不入学堂”的禁律。

  1928年,张作霖被日本帝国主义谋害。张学良继位执政,在东北进行了学习欧美、旨在反日的改革。农发行三明市分行:着力打造乳业扶贫新标杆1,张学思从大哥的身上看到了青年一代的希望。但是。这一改革只不过昙花一现。张学思失望了,更加坚定“自谋出路”的决心。

  不久,王金镜介绍王西征做张学思的家庭教师。王西征是张学思走上进步道路的启蒙老师。1931年2月。张学思追随王西征来到北平。从此,他永远离开了大帅府。1933年3月,立志追求真理的张学思,经王金镜介绍,加入了中共的外围组织——反帝大同盟沙滩支部。4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他彻底背叛了封建军阀的家庭,走上了为事业和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而斗争的光辉道路。

  张学思入党伊始,就接受一项特殊任务:为了扩大武装力量,党组织决定派他和王金镜等打入东北军67军特务队做“兵运”工作,待时机成熟,把队伍拉出来,组建华北工农红军。

  1938年1月。周恩来在八路军驻汉口办事处接见张学思,表扬他是个思想进步的青年。张学思向周恩来申请,要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建立一支敌后抗日武装。周恩来表示赞同。并指示说:“或回53军,或是自己搞均可,尽量发展,搞起来即向八路军靠拢。”还嘱咐他“要大胆,谨慎”。同时指出:你以前接触到的革命理论是零零碎碎的,党决定派你到延安去学习。分手的时候,周恩来让送他出门,再三嘱咐他路上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这时,王金镜从东京学成回国,刘澜波派他协助张学思一起搞武装。他俩分头奔走,广泛联络东北籍的同学、旧友和志士仁人,在河南郾城办起了近百人的东北抗日先锋游击训练班。张学思计划把这批人培养成抗日骨干,然后带回53军,发展力量,把53军变成领导的抗日武装。

  可是不久,53军在河南与日军交战,惨遭失败,残部溃退太行山一带。刘澜波指示张学思放弃原计划,速与新四军留守处主任彭雪枫联系,把队伍拉到确山竹沟镇,组建新四军张学思支队。张学思一面派人去确山与彭雪枫接头,一面让王金镜去武汉在黄显声处取200支步枪。但华北局势迅速恶化。亦加紧破坏抗日武装,确山无法立足,黄显声又突遭秘密逮捕,使组建敌后抗日武装的计划无法实现。

  在接踵而来的挫折面前,张学思意志弥坚。他态度鲜明地对随从者说:“要抗日,就得跟定。海枯石烂,此心不变!”

  1938年4月,中共组织根据形势的变化,决定将郾城训练班人员送往延安学习。因考虑到张学良能否获释尚无最终结果,故安排张学思暂去香港待命。

  在香港,张学思与八路军驻港办事处负责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将自己珍爱的一本《论持久战》赠送给他。张学思如饥似渴地读完之后,感慨地说:“毛主席真是伟大。我多想去延安见见他啊!”

  当时,张学思的全家都办好了出国手续,母亲特意留在香港,要说服最心爱的小儿子与她一起去美国。然而,深明大义的母亲更为儿子对祖国的赤诚之心所感动,把生离死别的痛苦埋藏心中,亲自把儿子送上飞往武汉的飞机。张学思望着机窗外伶俜而立的老母,暗暗流下了泪水。

  在杨家岭,张学思受到的亲切接见。问道:“你就是张学良的弟弟吧?”

  赞许地点点头说:“你能来延安,不简单喽!”他亲切地端详着张学思那清秀的面孔问道:“你二十几岁啦?”

  “你还是个娃子嘛!”慈祥地笑了,问道:“你感觉怎么样啊?能过得了这里的生活关吗?要不要钱花?”

  张学思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焦急地说:“主席,您可别把我当成小孩子呀!”

  爽朗地大笑起来,他亲切地对张学思说:“你是少爷公子出身,过去的生活条件那么好,初到延安来,我担心你生活受不了哟!”

  毛主席亲切的关怀,使张学思感到格外的温暖。他已毫不拘束了,爽快地回答:“主席,我能受得了。好多同志都是这么过的,过得很愉快,他们都行,我也能行!”

  张学思觉得有许多心里话要向毛主席讲,他说:“延安虽说艰苦些,我觉得这里的生活比什么地方都好。在家里,衣食住行是都很优越,但那个家庭,只有享乐的自由,没有革命的自由。我像被关在笼子里一样,再好的东西吃着也不香。我要革命,要抗日,延安能革命能抗日,再苦我也不怕。”

  “讲得好,讲得好喽!”非常高兴,满心喜欢面前这位热情进步的青年。他像唠家常一样,亲切地给张学思讲起了革命道理和的世界观。他说,人的世界观不同,对事物的态度也截然不同。有些人把像你家里的那种富贵的生活享受,当作人生的最高目的,千方百计地去追求。而你却把它看成是罪恶,千方百计地摆脱它,跑到延安来受苦。因为你把救国救民,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当作自己的最高目的。但是,要达到这个目的,遇到的困难会很多的,付出的代价将是很大的,肯定比你我所能想象得到的,要大得多。所以,我们人,为了实现自己的崇高理想,需要不断地学习,积极地锻炼。你现在很年轻,正是锻炼自己的好时候,在艰苦的环境里更能锻炼人。延安就是一座锻炼人的革命大熔炉,也是一所增长才干的革命大学校。鼓励张学思:“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将来为中国革命作出更多的贡献。”

  1939年9月,23岁的张学思在马列学院毕业,担任抗大三分校东干队(即东北干部队)队长。

  10月10日,东干队抵达山西省兴县八路军120师驻地。在这里稍事休整后,贺龙师长派120师6团护送他们穿过敌人封锁线同蒲路。在敌情严重的情况下,东干队强行军30多小时,连续走230华里,到达河北省平山县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司令员亲切接见了张学思。他阅读张学思带来的的亲笔介绍信,信中夸奖了张学思,叮嘱酌定东干队何时挺进东北的问题,和张学思研究认为,目前东北还严密地控制在敌人手中,东干队尚无插足的可能。因此,电请中央将东干队留在冀中军区分配工作。

  1941年1月,张学思担任了冀中军区参谋处长。从此,他在华北抗日斗争最艰苦、最残酷的冀中平原,经受了战火锻炼和生死考验,发挥了自己的军事指挥才干,成为吕正操司令员的得力助手。

  1942年三四月间,张学思到九分区去,与分区领导同志研究布置了打安国县石佛镇战斗,并亲自带工作组直接去参与指挥战斗。他在作战中机智勇敢,情况分析准确无误,眼睛熬红了,嗓子沙哑了,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一举攻占石佛镇,俘敌副团长以下40余人。九分区的参谋们都称赞他:少年英俊,有勇有谋,前途不可限量。

  1942年“五一反扫荡”中,冀中军区与区党委机关在日军多次的“铜墙铁壁”合击下,在准确掌握敌情的基础上,大胆利用日军空隙,多次巧妙的跳出日军合击圈,安全转移。张学思起了很好的参谋作用。特别是6月11日拂晓,在威县掌史村,军区警戒部队突然与敌接火。张学思亲去前沿侦察,迅速判明情况,日军只是小股部队与我军突然遭遇,尚不知村中隐蔽着冀中首脑机关和主力部队。据此,军区司令部决定:隐蔽实力,麻痹敌人,拖到夜晚,设法突围。吕正操命令部队,只准用步枪、手榴弹与日军打“蘑菇战”,不准使用重武器。就这样,我军连续打垮了日军七八次冲锋,日军摸不清我军实力,越输越恼,不断补充兵力,由最初的一二百人增加到二三千人,但始终未能越我战线一步。丧心病狂的日军竟使用了毒气。张学思冒着枪林弹雨亲自到前沿部署部队防毒。

  晚9时,我军分三路突围。张学思和军区政治部主任卓雄率领一路,从村东南角突了出去。日军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小小的村子里,竟会杀出千军万马!

  8月,转战至冀鲁豫根据地的冀中军区接到八路军总部的指示,要他们乘青纱帐茂密的时节,向太行山转移。去太行山要西跃平汉路,通过130多华里纵深的日伪封锁线。为此张学思两次派出侦察小组化装侦察,在摸清情况的基础上,主持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行动方案。

  按照计划,冀中军区5000人的队伍从内黄出发,渡过卫河,直插民团武装天门会的领地。天门会势力横贯浚、滑、汤(阴)三县,掌握两万多条枪,中共地下党员胡紫青担任这支武装的参谋长。胡紫青根据事先的安排,派人给浚县日、伪政权送去情报,谎称:“夜里突然来了上万的八路军,扬言要光复失地!”愚蠢的敌人信以为真,立即紧闭城门,龟缩在碉堡里,不敢走出半步。这样,我军夜晚隐蔽急行军,一枪未发,安全通过了日军重点把守的平汉路及其两侧密集设防的地段,在太行山下,与129师胜利会师。

  在八路军总部举行的欢迎冀中军区的军民联欢大会上,彭德怀副司令员当众表扬了张学思。

  1946年10月12日,30岁的张学思出任辽宁省主席。他和副主席朱其文一道,正式接收伪奉天省公署,成立了辽宁省政府。

  张学思出任辽宁省主席,颇得民心。东北人民在他的身上,寄托着对张学良将军的尊敬和爱戴。每当张学思在公开场合露面,都会出现“万头攒动”“翘首相望”的情景。张学思上任伊始,便发表《告东北同胞书》,召开各界群众大会,接见各方代表,发表广播讲话,广泛深入地宣传和平、民主、自治的主张,揭露反动派发动内战、抢夺东北的阴谋。

  蒋介石在美国支持下,疯狂调兵遣将,争夺东北。张学思率辽宁省级机关乘火车向长春转移。当列车行至梅河口车站时,突遭敌机轰炸。张学思对保护他的警卫员大声命令道:“不要管我,快去保护车向忱、高崇民!”他孤身冒着硝烟炮火,冲上火车头,要把火车开到安全地带。这时,一颗炸弹落在车头前,路基被炸了一个大坑。列车无法开动,而敌机却仍在上空盘旋、俯冲、扫射。在万分危急之际,人民军队的高射炮怒吼了,敌机仓皇而逃。省主席亲自驾驶火车抢险,使在场的目击者无不感动。

  不久,蒋介石炮制了一个“先南后北”的战略计划,妄图集中兵力先消灭南满我军,然后再进攻北满,独占全东北。为此,他调集8个整编师、十余万精锐部队,分三路向南满根据地进逼。在敌情异常严重的关头,中共中央东北局成立了以陈云、肖华为正副书记的辽东分局和以肖劲光为司令员、陈云为政治委员的辽东军区,东北行政委员会成立了以张学思、刘澜波为正副主任的辽东办事处,加强对辽东党、政、军的领导。

  12月11日,陈云在临江主持召开中共辽东分属会议。与此同时,肖劲光在七道江召开辽东军区会议。两个会议研究一个主题,是坚持南满斗争,还是放弃南满北撤?

  张学思、刘澜波、白坚等主管地方工作的同志参加了临江会议。陈云充分发扬民主,与会者各抒己见,形成两种意见。一是主张放弃南满,撤到北满去集中力量;一是主张坚持南满斗争,反对北撤。张学思是持后一种意见的代表者。他说,从整个东北战场来看,南满和北满相当于两个拳头。蒋介石战略方针的险恶用心,就是先消灭我一个拳头,然后再消灭我另一个拳头。如果南满我军5个师撤向北满,敌人在南满就无后顾之忧,就会有10个师跟进北满。就算我3纵和4纵主力部队都到北满,顶多能对付敌人一个军,但留在南满就可以牵制敌人4个军。因此,我们必须两个拳头同时挥动,钳制蒋军力量,粉碎其“先南后北”的阴谋。他还情绪激动地说:“长白山区连土匪都能呆,我们人民军队为什么就不能坚持?!”

  由于前线军情紧急,临江会议在第二天傍晚中途散会,肖劲光派警卫员连夜请陈云赴七道江最后定夺。陈云在充分听取各种意见后,果断地说:“我们都留在南满,一个也不走!要在长白山上打红旗,摇旗呐喊!”

  张学思听到这个决策,感到欢欣鼓舞。他对同志们说:“有这样一位善于集中群众正确意见的好领导,还怕我们不能打胜仗吗!”他恳求陈云让他去主力部队参加战斗。陈云鼓励他抓好地方部队和支前工作,并说:“没有地方工作,我们保卫临江,坚持南满斗争就没有群众基础。”

  张学思坚决贯彻中共辽东分局的指示,亲自动员和率领辽东各级地方干部下去做群众工作。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保证了主力部队的吃粮、穿衣和兵员补充、运输的需要。与此同时,张学思还指挥地方部队,破袭敌人的铁路运输线,阻止敌人向通化、临江运送兵员和物资。在火石岭战斗中,辽宁省军区警卫团1营,一举击溃了敌新1军88师的一个骑兵团,重阳节:宿迁金婚夫妻用上百张老照片“图说”!有力地配合主力部队进行四保临江的战役。

  1947年春,蒋介石的“先南后北”的战略计划已彻底破产,我军在东北战场上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张学思率领辽宁军区独立师、警卫团和李洪光支队,积极配合主力部队反攻。在攻打辉南镇时,辽宁军区部队遇到守敌的拼死抵抗。我军攻了一天一夜没有攻进城关。张学思和参谋长解方研究了一个“渗透突击”打法。拂晓,集中兵力,先炸毁敌人一座炮楼,张学思指挥突击队,不等扫清外围即突入城关,时到中午全歼守敌1000人,解放了辉南镇。

  创建人民海军,首要任务是培养海军干部。周恩来建议,由张学思负责这项工作。4月,张学思赴北平中央组织部报到,领受创建人民海军学校的任务。

  9月21日,张学思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海军代表的身份,出席“全国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并作大会发言。他激动地说,张学良、杨虎城两位将军,今天虽未能亲身参加这个盛典。但是他们会得到最大的欣慰。在谈到人民海军的组建时,他说:“中国人民海军以一个幼年的资格,列入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我们一定在实际行动中贯彻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号召,为建设一个强大的中国人民海军而奋斗。”

  会议休息时,高兴地对张学思说:“你干海军好哇!中国的领海需要海军来保卫,沿海的岛屿也需要海军去解放。好好干吧!”

  此后。张学思把整个身心投入到创建人民海军的神圣事业之中。他奔波于沈阳、安东(今丹东)、大连、葫芦岛之间,组织力量做打捞重庆号的准备工作。1950年2月,大连海校正式开学。

  1951年初夏。周恩来和乘大连海校炮艇,巡视大连海湾。周恩来高兴地表扬张学思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不仅办起了海军学校,而且已学会亲自操船,能带领学员海上实习,干得很好嘛!”

  1953年3月,张学思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带职赴朝鲜战场见习。1954年年底,为巩固海防,命令华东军区部队攻占一江山岛。这是人民解放军陆、海、空诸兵种首次联合渡海登陆作战。张学思作为海军方面负责人被派往联合指挥部,协助浙东前线指挥部司令员张爱萍指挥这场战斗。11月14日凌晨,我雷达观测站发现蒋军太平号护卫舰目标,张学思亲临岸上指挥所指挥。我鱼雷快艇奉命出击,在夜幕掩护下占领最佳攻击阵位,在太平号尚未察觉时。“轰”的一声巨响,我鱼雷已命中舰艏,那艘1400多吨的护卫舰葬身海底。这是人民海军史上第一次由鱼雷快艇击沉敌舰。同时也为解放一江山岛战斗夺取制海权创造了条件。

  1955年1月18日晨,张学思和张爱萍在联合指挥部再次检查潮汐、水文、气象等情况,与轰炸机、岸炮、舰艇部队不时紧张联络。总攻时间到了。顿时,在浙东辽阔的海域上,织成了海、陆、空立体战网,一江山岛在我三军协同作战下很快被攻克。战后,美国合众社不得不发布消息承认:“中国的第一次陆海空联合作战是经过周密策划而且执行得很好。”张学思为这个作战方案的制订和战斗的组织,倾注了心血。

  然而,正当海军建设事业蓬勃发展,张学思为之竭力奋斗作出贡献的时候,前进的航道上骤起狂澜。在一次会议上,担任国防部长的突然发难,批评海军没有把“四个第一”摆在第一,而是变成了“四个第二”,对海军工作予以全盘否定。接着,他又派其亲信李作鹏等人到海军,拉帮结伙,扩充势力。

  为了树立在海军中的地位,李作鹏一伙对海军建军以来的各项工作进行全面否定,如“不突出政治”,“技术第一”,“单纯军事观点”,等等。在1965年海军党委会议上,他们秉承旨意,对海军主要领导同志进行攻击和污蔑。当时,张学思正在天津农村搞“四清”,看了会议“简报”后,愤然不平地说:“海军是在毛主席亲切关怀下成长起来的,成绩是主要的。他们把海军的工作说得一团漆黑,太不像线年春天,在海军党委召开的全会上,一伙更变本加厉,猖狂进行非组织活动,急不可待地夺取海军领导权,公然提出要撤换海军领导。张学思顶住反党集团的压力,对的两个死党及亲信的阴谋夺权活动,进行了面对面的揭露和斗争。会上,他拍案而起,十分尖锐、明确地指出:“在党中央、毛主席直接关怀、领导下,海军广大指战员发奋努力,成绩不容抹煞,海军建设不能否定!”“如果说海军主要领导同志有错误的话,首先要分清是‘延安’还是‘西安’。我就是‘延安’!”在斗争的关键时刻,代表来到海军,一针见血地指出死党及其亲信是“黄袍加身”,搞地下活动,沉重地打击了他们的反动气焰。

  张学思坚持党的原则,反对搞阴谋诡计,反党集团对他怀恨在心。1965年,他们妄图把张学思排挤出海军,受到了周总理的批评和制止。“”开始后,他们利用篡夺的一部分权力,加紧了对张学思的迫害。1967年7月初,指使他的老婆给在海军的死党打电话说:“张学思在东北是反的”。7月21日,叶群电话向李作鹏打招呼:“张学思在东北时是反对的,以前他和有勾结。”李作鹏两天后搞出一份《关于张学思的严重问题》的材料,罗织了两条“罪状”:一是张学思在东北工作时,与彭真、林枫等关系很好,来海军后忠实地执行了资产阶级军事路线;二是张学思有特嫌。

  9月11日凌晨,他们以“开紧急会议”为名,将张学思从家里骗到海军第一招待所,把他非法抓走了。他们还无耻造谣说,张学思是“特务”,“正在发报时被抓住了”。

  反党集团伙同迫害张学思,包含着一个极大的祸心。因为他们知道,张学思参加革命以来,得到过周总理的许多亲切教诲,他的成长,浸透着周总理的一片心血。他们妄图给张学思加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借此诬陷和攻击周总理。张学思看透了他们的险恶用心,不管怎样逼供,他都坚持原则,拒绝回答。

  张学思被捕后,关在北京某营区的一间阴暗、潮湿、不通风,只有10平方米的房子里。他内心充满了屈辱和愤怒。 他写信向周恩来申诉,但信被扣压,根本没有向总理呈交。一个月后,他被提审时,察觉到一伙要借诬陷他达到诬陷、攻击周恩来的目的。为了挫败一伙的阴谋,张学思忍受着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折磨,坚持不说假话,不出假证。给一伙的“供词”竟是响铮铮的誓言:“为了案徇情编造事与实违。愿身殉万死如归。”

  从此,张学思遭受到更残酷的摧残。1970年2月18日晚。他被送进医院,医生诊断为全身血行播散性结核,肺原性心脏病,重度营养不良。周恩来得到消息后,立即指示抢救,但已病入膏肓。5月29日,张学思含恨离世,享年54岁。临终前,他愤然疾书“恶魔缠身”4个大字,表达他对、“”反革命集团的深仇大恨。

  1971年9月13日,叛国出逃,反革命集团垮台了!张学思夫人谢雪萍心潮难平,她决心向毛主席上书,为丈夫鸣冤!1972年4月30日夜,读罢这封信,流下了眼泪。他对张玉凤说:“在延安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张学思,他是一位很进步的青年,长期接受革命培养。想不到,这么一位海军的干才,被他们活活整死了,可惜呀!”当即批示:送同志阅处。

  1975年年初,党中央、批准了海军党委复查的结论。1975年4月8日,海军召开了为张学思同志平反、恢复名誉大会。4月19日,举行了骨灰安放仪式。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苹果日报| 香港挂牌彩图正版| 创富心水论坛| 3438铁算盘| 246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 www.123kj.cc| 图库助手| 世外桃园藏宝图稳准狠| 白小姐中特网| 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香港王中王正版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