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四提废除收教制 终获断定

  朱征夫:跟大家一样,也是通过新闻媒体知道的。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沈春耀主任作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于2018年存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时谈到,通过调研论证,各有关方面对破除收容教诲制度已经造成共鸣,启动废止工作的机遇已经成熟。

  最终在2018年12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提出,将建议有关方面适时提出相干议案,废止收容教育制度。

  这样一来,承办单位就变成了全国人大法工委的备案审查室,他们非常重视,也做了广泛的调研征求见解,还有座谈会。其中一次,备案室到广东调研,我也参加了那场座谈,还请了公安局部、原来的卫计委、妇联、防疫等部分的相关人员,他们中的多数人都是批准废止收容制度的,无论是从维护人身自由还是维护程序公正的角度,大家应该说仍是形成了共识。

  很高兴坚持许久的提案有了空想结果

  朱征夫:建议对企业家经济犯罪案件的罚没所得,同一上缴中心财政,专项用于充实社保基金,不允许处所政府和司法机关从中分成、返利。只有这样,才华切断办案机关取舍民营企业家进行逐利性执法的好处链条。

  履职

  委员四提废除收教制 终获断定回复

  十九大报告清楚提到了“加强宪法履行和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维护宪法威望”。我去年就提出了对收容教育制度进行合宪性审查的提案,建议对收容教育制度是否合乎宪法跟破法法的规定进行合宪性审查,比喻宪法第五条规定,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还有立法法第八条第五款规定,限度国民的人身自在必须制定法律。第九条规定,制约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得委托国务院立法。

  朱征夫:首先是对涉嫌经济犯罪的民营企业家原则上不实行羁押,均采取取保候审的逼迫措施。有时候查企业家犯罪,企业家进去了,企业也会跟着受到影响。最后企业家不事放了出来,然而企业有事,甚至已经垮了,这对经济发展是很不利的。

  要从基本上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某些地方政府、某些司法机关筛选性执法和逐利性执法的问题,围绕“规范司法权,堵截利益链”来想措施、找措施。

  朱征夫:今年带来了三份提案,其中一份是建议采用有效法律办法,掩护民营企业家司法权益。

  切实,如果证据扎实,有物证书证,也不怕串供。再说逃跑,咱们的羁押必要性审查,主要是对社会危险性审查,涉嫌经济犯罪的企业家毕竟不是暴力犯法,有企业做担保,又有各种高科技手段进行监控,可能说无处可逃。即使有个别人违反取保候审的规定,也不影响全体制度的正当性。通过取保候审极大地保护了人权,维护个人生活不受影响,保护了无罪推定的基本准则,保障了企业的畸形经营。

  涉经济犯罪准则上不履行羁押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提案是他在2014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持续四次提出的有关收容教育制度的提案。

  废止收容教育

  针对收容教育制度 朱征夫多次提交提案

  不同的是,前三次是从“废除”角度提出的,第四次是建议对收容教育制度进行合宪性审查。

  北青报:具体从哪些方面来尺度司法权?

  摄影/本报记者 黄亮

  朱征夫:之前我从废除角度提出提议,提案都是交给了有关部门来承办,然而结果未尽如人意。

  企业家在被羁押期间签订了波及股权转让或者重大资产转让的合同,这种情形在实际中并不少见。我建议,当事人申请撤销或请求确认无效的,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以防止有人趁火打劫以及司法人员以办案为名拉偏架,更好地保护企业家的财产权。

  民营企业家合法权利受到侵害,基础起因是公权力不受到有效标准,诱因是公权利能够用来谋取财产利益,某些地方政府和司法机关决定性执法和逐利性执法是重要表现形式。

  文/本报记者 董鑫 统筹/徐锋

  今年有可能落实

  取保候审既可以避免羁押逼供产生冤案,也能维护企业的畸形经营。这里的“企业家”还应该有一个定义,不能说是老板就是企业家,范畴以上民营企业的主要股东或实际操纵人是企业家。

  企业家经济犯罪案

  北青报:对于保护民营企业家司法权益,您今年带来了哪些新的建议?

  朱征夫:因为法工委的讲演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通过了,是存在法律效力的,现在是等有权提议案的单位提出议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再审议。我认为会很快,今年有可能落实。

  从2008年起,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已经连续第三届担当全国政协委员,在从前11年间他的提案超过70件。

  其次,对行贿犯罪要严格依法认定。按照刑法划定和两高的司法阐明,“谋取不合法利益”是认定行贿犯罪的必要条件。但当初的司法实际中,经常浮现企业家不是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甚至是为了维护合法权利,也把他们当行贿处理,违背了破法的本意。对不是谋取不正当利益,甚至被迫维护正当权益的,应当在定罪量刑时详加甄别,不得任意扩大行贿犯罪的定罪范围。

  北青报:你以为什么时候收容教育制度会被正式废止?

  “很高兴保持许久的提案有了理想结果,究竟呐喊了这么长时间。法治建设和人权保护是大趋势。其切实关注收容教育制度之前,我始终关注的是废除劳动教养制度。2003年8月,我作为广东省政协委员,就写了《关于在广东省率先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提案》。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当时就有人问过我有什么感想,我说这是法治取得了胜利,自由取得了成功。现在废除收容教育制度提上日程,我认为是法治再一次取得了胜利,自由再一次获得了胜利。”朱征夫说。

  今年1月2日,收到了全国人大法工委的答复,答复的全称是“全国人大法工委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3891号提案答复的函”。实在,这封函是在去年12月24日,就是他们开会当天签发的,26日寄出,由于间隔了一个新年假期,所以我在新年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收到。

  罚没所得上缴核心财政

  北青报:“切断利益链”方面又有哪些倡导?

  北青报:你是什么时候晓得全国人大倡议提出议案,废除收留教导轨制的?

  朱征夫:这并不是给特权,更不是网开一面。咱们当初的刑诉法本身就是以取保候审为原则,以羁押为例外,但是实行不下去,因为很多办案职员把人放了怕承担任务,万一人跑了呢?万一串供呢?

  关于合宪性审查,还会有其余类似建议提出吗?对此,朱征夫称:“其实合宪性审查的提案,我2018年提出的这份还是首份。合宪性审查是一件大事,是维护宪法权威、保障依宪治国的重要举措。我认为,很多法律法规都有必要接受宪法的审查,所以下一步也在考虑对某些跟宪法不相适应,甚至相抵牾的法律法规提出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 朱征夫

  今年1月2日,朱征夫收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给他的回答,四次提案有了幻想成果。

  民营企业家

  北青报:如此一来,会不会是给了民营企业家特权?

  “行政收费问题涉及面很广,假如要提出合宪性审查的提案,您可能会面临很大压力。”针对北青报记者的这个问题,朱征夫表示:“行政收费确实是个大问题,波及到现有全部利益格局的调解,但是要依法治国,这一步必须要迈出去。我们并不反对征收财产,而是要依法征收,公民为国度做贡献,缴税这都是没问题的,都是应尽义务,但是一些费用没有法律依据,却让公民去承受财产包袱,我认为这在宪法上是有问题的。”

  北青报:您在2014年、2016年跟2017年提出的提议都是废止收容制度,去年变成了建议对收容教育制度进行合宪性审查,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