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酒“罪倒”袁仁国

  5月22日,袁仁国从茅台集团董事长的高位“裸退”一年后,此前的传言终于靴子落地!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显示,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大搞权权、权钱、权色、钱色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为游客制定游园路线提供及时,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

  一年前的5月6日深夜,袁仁国本已订好了去澳大利亚考察的机票,却不得不参加一场在茅台集团总部召开的紧急会议。当晚,贵州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宣布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务。接替他的是仅比他小两岁的李保芳。

  自那时起,茅台结束了“袁仁国时代”。可是,谁曾想到袁仁国的故事远没有讲完。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1800年前,对酒当歌的曹操曾在《短歌行》中如此感叹。

  史料记载,杜康是酿酒始祖。除曹操以外,杜康酒也曾多次在文人墨客的诗词中出现。但是,著名的杜康酒最终因传承问题走向了没落。

  一家只有几十人的小酒坊后来居上,如今已贵为“国酒”,市值万亿,这便是茅台。

  1952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评酒会于当年秋天举办,地点位于现在北京市东城区的隆福大厦。后来评选出了茅台酒、汾酒等著名的四大白酒,还有其他黄酒、红酒等4种。

  第二年,工业部部长向中央汇报工作,得到一句意味深长的回复:“你们八大名酒的质量有所下降,应当注意。”

  当时部长的解释是,由于投资不足,贮藏期变短,所以才导致质量下降。虽然当时国家困难,却依然拿出了2300万元对几大名酒做了投资,以改善酒质。

  当时,茅台、汾酒、西凤等酒厂都拿了国家的投资。而建国后汾酒一度是白酒界的老大,茅台酒则陷入质量危机,远未达到后来的地位。

  为提高茅台酒的质量,厂里开展了两期技术试点。同年,后来成为茅台集团董事长的季克良以大学毕业生的身份进入茅台酒厂。十多年后,季克良的“继任者”袁仁国也以知青招工的身份进入了茅台酒厂,从制酒工人开始做起。

  袁仁国受到赏识是从1989年的一次成功表现开始,当年国家一级企业评选时茅台酒厂铩羽而归,原因是茅台酒厂属于作坊式生产与国际标准相差太远。

  袁仁国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向管理层请缨准备去北京再试试。之后他辗转北京终于说动了分管领导,三个月后茅台顺利获得国家一级企业的资格。此后,袁仁国受到重视,不断被放到不同的岗位上进行历练。

  季克良后来如此评价道:“领导者必须要深入基层,我是这样走过来的,我的继任者也应当如此。”彼时的袁仁国已被当成接班人进行培养。

  1998年,季克良和袁仁国的人生转折就此到来。当时,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经销商资金链陷入危机。而山西爆发的特大假酒案造成22人死亡,一时间白酒市场人心惶惶。同年,季克良和袁仁国临危受命,分别出任茅台集团董事长和贵州茅台(600519.SH)董事长。

  此后,经过袁仁国对营销队伍的改革并重新组建,茅台酒顺利完成了当年2000吨的销售任务。而在他主导下组建起来的由600家区域经销商、600家专卖店构成的销售网络,成为茅台酒崛起的关键。

  袁仁国组建营销队伍后的第二年,茅台酒便成为国内销量仅次于五粮液的高端白酒。2003年,茅台酒产量突破了一万吨。

  3年后,茅台酒终于超过五粮液成为高端白酒首屈一指的老大。不仅如此,茅台酒在高端市场几乎是占据了垄断地位。

  物以稀为贵,茅台酒逐渐从消费品,慢慢地变成了投资品。2013年,据《上海证券报》报道,一名贵州茅台投资人判断——大量的茅台酒是沉淀在批发商或者投机客手中,并没有流入真正的消费者手中。因此,他认为茅台是虚假繁荣,于是清空了手中的茅台股票。

  但是,茅台的股价并未一蹶不振,而是强力反弹,一飞冲天。如今,其每股已达到1000元上下,是当初的十倍不止。

  2008年,贵州茅台市值、营收刚刚超过五粮液不久,五粮液便和史玉柱的巨人集团合作推出了具有保健功能的“黄金酒”。一年后,不甘落伍的茅台集团通过旗下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健酒业公司”)推出了“白金酒”。

  结果,上线第二年,茅台白金酒便被媒体曝出“挂羊头卖狗肉”,用同一个批号生产3种度数的白金酒。后来《证券日报》又曝出白金酒的酒基并非是和飞天茅台相同的酒基。

  2012年,袁仁国执掌茅台集团后不久便开始了多元化战略布局,房地产、机场、教育、大健康等皆有布局。此外,茅台集团还涉猎了基金、租赁、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行业公司。

  当时,季克良和袁仁国经常在公开场合表示,茅台正在践行工匠精神。2017年11月,季克良还以《从工匠精神看中国白酒的世界化推广》为题在国际酒交会论坛上做了主题演讲。

  2015年,茅台酒的价格犹如坐上火箭房价,快速上涨,至今仍居高不下。一位当地知情人邓先生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现在飞天茅台酒53度的,价格至少在1880元以上了,这还算是茅台比较便宜的酒,其他的像生肖酒、纪念酒等最贵的有几千上万的。”

  茅台酒的价格上涨,也带来了其他酒厂的贴牌乱象。不久前茅台白金酒授权被取消,就暴露出了茅台酒贴牌乱象的冰山一角。

  上述知情人表示:“茅台酒厂也生产其他牌子的酱香酒,而且很多价格还非常贵,比如一些保健酒等,这些贴牌酒都是茅台子公司做的,包括保健(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和技开(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而且这些贴牌酒价格都是虚高。”

  不仅如此,上个月,有媒体曝出茅台天朝上品涉嫌金融诈骗,更是将茅台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折射出茅台在某些部门管理上的乱象。

  2011年,袁仁国接过季克良的茅台集团董事长之位。7年之后,袁仁国意外卸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而三个月后,季克良也卸任了茅台集团名誉董事长和技术总顾问职位。

  果然,在袁仁国卸任一个月后,贵州省纪委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将贵州茅台原财务总监、副总经理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为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逾3460万元的经过及细节公诸于众,同时还披露了谭定华本人的忏悔书摘要。

  其实,早在2000年,季克良和袁仁国刚刚接掌茅台集团时,茅台的腐败苗头便已开始滋生。2010年,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原贵州茅台总经理乔洪因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其之后,2014年,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房国兴落马。

  而袁仁国卸任后,贵州茅台多名高层宣布辞职,集团内部已现“山雨欲来”之势。

  知情人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之前的茅台经销权,不仅是有钱就能拿到资格,还需要有内部关系才行。他们与经销商有很多内幕操作,或许超出了正规范畴。”

  同时,据《棱镜》消息,2018年11月,茅台集团纪委书记卓玛才让在茅台电商公司干部职工大会上直言,茅台电商公司因风险管控不足,存在严重违规甚至违法问题,员工存在内外纠结、利益输送、以权谋私、关联交易等大量问题。

  而就在今年2月,茅台集团开始全面停止包括茅台酒在内的各子公司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所涉业务。3月第100届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期间,茅台集团被取消了400家左右的茅台酒经销商代理资格,来整顿市场。

  2019年4月19日,贵州茅台发布了《贵州茅台酒首批全国商超、卖场公开招商公告》和《贵州茅台酒首批贵州本地商超、卖场公开招商公告》。5月5日,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也正式成立揭牌。

  对于茅台集团的这一连串动作,证券界资深人士王兆江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茅台或许正在自扫门前雪。”

  而上述知情人士也表示:“贵州茅台的一切动作,或许只是在整顿,这样可以把茅台做得更好。”

  七年前,季克良曾说:“茅台酒不是奢侈品,希望茅台成为工薪阶层喝得起的酒”。酒越陈越香,但这位前茅台掌门人的话,似乎越琢磨越不是滋味。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苹果日报| 香港挂牌彩图正版| 创富心水论坛| 3438铁算盘| 246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 www.123kj.cc| 图库助手| 世外桃园藏宝图稳准狠| 白小姐中特网| 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香港王中王正版挂牌|